砰!

天香阁,一张桌子被拍得炸裂,泯灭成最细微的尘埃。

随后,森白火焰一卷,直接湮灭虚无。

“气煞我也!此子该杀!”

柳文叙冷面带煞,坐了下来,眸中怒火慑人。

一旁的穆夫人噤若寒蝉,不敢出声。

近百年之内,她从没见过柳文叙发这么大的脾气,就算是三十年前,柳文叙的一个道侣趁他外出,找了三个真传弟男子打了三天三夜的麻将,他也没有如此动怒。

吱呀一声。

木门推开,一个中年白袍男子领着一个浑身罩着黑纱的女子走进来。

此人正是正一道盟副盟主。

“柳兄,何事发这么大的火。”

中年白袍男子笑问道。

清纯萝莉修修紧身连体衣好萌动

“哼!本座竟然被陆乾那厮戏耍一通!”

柳文叙神色阴沉,简略将今晚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“原来如此啊,这小子还真是不知死活,竟敢在人仙眼皮底下耍花招。不过,我有一个好消息,柳阁主听了应该会很开心。”

中年白袍男子神秘一笑。

“嗯?快说。”

柳文叙眉头一皱。

中年白袍男子笑了笑,传音道:“盟主那边已经松了口,我们可以出手抢人仙石胎了。”

“怎么会?盟主不是主张极力交好赵玄机,怎么突然变了卦?”

柳文叙神色微凛,大觉意外。

当初就是盟主力排众议,将大乾世界挪移到正一道盟之内,现在居然让他们对付赵玄机了?

中年白袍男子目光变得锐利,冷笑一声:“盟主感觉到了威胁。”

此话一出,柳文叙眸中闪过精芒,恍然大悟。

自古以来就是强者为尊,赵玄机横空出世,霸道无敌,当为正一道盟第一人,实力最强。

赵玄机当盟主,似乎也顺理成章。

另外,正一道盟势力盘根错杂,以三大商盟最为势大,暗中联手压制后来居上的七大商行,十大商会。

这些商行商会自然极其希望有人打破这个局面。

赵玄机就是这个最适合的人选!

“这段时间,正一道盟之内已经暗流涌动,一些家伙大声嚷嚷着要重选盟主,他们背后没有人仙点头,怎么可能跳出来。所以,盟主急了。他不可能看着赵玄机坐大,看着大乾世界拥有第二个人仙。于是,他暗中示意,让我们动手,当他的刀,抢了人仙石胎,削弱大乾,让赵玄机忙于四处寻仇杀敌,还保住了他的盟主之位。还真是好算计呢!”

中年白袍男子冷笑道。

“怎么抢?”

柳文叙缓缓转动着金玉扳指,面露意动之色。

抢了人仙石胎,既报了仇,又得了利,何乐而不为?唯一的问题,是赵玄机。

一旦赵玄机降临,人仙石胎很有可能会被抢回去。

中年白袍男子双目如刀,道出四个字:“邪心魔佛!”

“通天斋?”

柳文叙立刻皱眉:“谢远会跟我们一条心么?通天斋养着邪心魔佛,四处劫掠其他商行,商会的货物,连我们珍宝阁和九仙楼的也抢,这人看似豪爽,实际上刚愎自用,很是阴险歹毒,他抢到了人仙石胎,绝对不会交给我们的!”

“他抢走了,我们就不能抢回来么?”

中年白袍男子不屑一笑。

“没错!正好借这个机会,斩杀了邪心魔佛!通天斋没了无极天盗这条左膀右臂,三大商盟,还是以我珍宝阁为尊!”

柳文叙目光睥睨。

至于九仙楼,九个人仙各有算盘,一盆散沙,不值一提!

“那么,我去请谢远过来。到了这个地步,他不肯也得肯,不然,我们将他和邪心魔佛勾结的消息一捅出去,他估计会被赵玄机一掌拍死。如此一来,通天斋珍宝阁联手,赵玄机也不可能那么快感应得到人仙石胎被抢。”

白袍男子起身得意冷笑。

“好!就按这么办!”

柳文叙眸中有几分迫不及待之色。

“那我去请谢远过来。”

话落,白袍男子袖袍一拂,撕裂空间,直接遁入其中。

没过多久,谢远神色无比阴沉,跟随着白袍男子踏出虚空。

“谢斋主,从此刻起,我们便是盟友了!”

柳文叙微微一笑,将早就斟好的酒杯递过去。

“哼!”

谢远冷哼一声,拿过玉杯,目露凶光道出一句话:“人仙石胎可以给你!不过,我要珍宝阁的那一成秘境产出!还有,将来抓到陆乾,我要在他身上割五百刀!抽走他的脊骨,留作纪念!”

“成交。”

柳文叙很爽快地点点头。

二人相视一眼,然后齐齐举杯一饮而尽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,紫日仙藏在一个密室之中,通过强大血阵,向着无尽遥远的太上魔宗传递着消息。

不到一盏茶后,一道冰冷声音传了出来:

“三日之后,本帝降临,收锁龙魔蛇,夺人仙石胎,斩杀陆乾。你好好准备吧。”

“遵命。”

紫日仙目露兴奋之色。

……

大乾皇宫。

深秋寒流席卷而来,宫墙瓦片之上,凝结出薄薄寒霜。

夜空上,硕大圆月,璀璨群星,投下莹莹清辉,照在薄霜之上,映射出一片晶莹流光。

陆乾在御书房,掏出十二个乾坤袋,还有三个玉盒,摆放在书桌上,满脸都是欣喜之色。

这下是真的有钱了!

有钱,就是有人!

重赏之下,招募一些武圣,镇守大乾,缺人的困境立刻解除!

另外,也可以重金悬赏无极天盗的大盗,还有那些正一道盟跑过来的穷凶极恶之徒。

这么一来的话,大乾算是勉强安定下来。

“陆乾,你刚才是故意输的?”

一旁云罗脸上有好奇之色。

以陆乾的性子,难道不应该是直接赢了钱就跑路么,怎么还会故意输钱?

陆乾点点头,目露锐利光芒:“没错。那个九仙楼的紫日仙,是太上魔宗的人!但无凭无据的,只能是打草惊蛇,同时还结怨九仙楼,我打算在元石秘境里,演一场好戏,让他不打自招,除掉此人!”

“什么,紫日仙是魔宗的人?”

云罗脸色微变。

“嗯,我身上的神兵,锁龙魔蛇又有反应了。他绝对是太上魔宗的人。以魔宗的狠辣手段,肯定会在元石秘境之内动手,我输给他一成秘境产出,就是给他一个机会。另外,珍宝阁,通天斋,也是这场大戏的主角,缺一不可。”

陆乾眸中闪过一抹厉芒。

见他胸有成竹的样子,云罗温柔叮嘱道:“魔宗手段诡异,阴险狡诈,你可是小心才好。你现在可是亿万百姓的帝皇,可不能出事。”

“云罗总管请放心,朕还没将你这大美人封为贵妃呢,又怎么会舍得死去?”

陆乾笑了笑。

“正经一点。”

云罗嗔了他一眼,嘴角勾起,美人痣平添几分风情:“话又说回来,那么,这么多的元石,你准备怎么用?”

“招人!”

陆乾神色一肃:“第一,招募武圣打手,镇守大乾,第二,重开玄黄宗,招募长生界天才,宗门就立在那个洞天福地里。第三,搜罗诸般人才,成立东厂,刺探长生界内外各种情报。”

长生界内外,宗门在王朝之上。

绝大多数的天才都是拜入宗门,修行武道,等晋升无望了,再去王朝之中当个皇帝,安享余生。

大乾世界名气是大,但很少天才拜入大乾。

重开玄黄宗,就能广招各路菁英,壮大己身,为将来晋升皇朝,帝朝做准备。

“这么一来,应该会有心怀不轨的卧底混进来,你可有办法应对?”

云罗立刻想到了一个不妥之处。

这倒是一个麻烦。

不过,系统刷任务会帮他找出潜伏进来的卧底,也不用在意。

想到这里,陆乾目露精光:“想要开山立派,在正一道盟站稳脚跟,玄黄宗重开势在必行!”

“也对。”

云罗点点头,伸了一个懒腰,舒展身姿,丰腴动人:“哎呀,我累了,陛下你也早些歇息吧。”

这一刻,万有引力无限放大,陆乾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吸了过来,暗暗摇头。

这衣服质量还真是不好,居然起球了。

过几天得查查织造局的头头是谁,有没有贪污,如果有的话,直接送去元石秘境挖矿。

感应到她的目光,云罗抿嘴妩媚一笑,勾人心魄。

雷光一闪,人便不见了踪影。

“果然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。”

陆乾摇头轻叹,按捺住躁动的内心,神色一凛,默默召唤一声。

唰。

系统的三分屏弹了出来。

左边,仍然是熟悉的人物信息,中间是黑白阴阳太极鱼,正在推演神功,右边是闪烁着星窍绿点的人体脉络图。

陆乾微微皱眉。

凌晨已过,月底的结算奖励还没出来。

难道……系统不想给侠义值,直接断线跑路了么?

正想着,‘叮’的一声清脆提示在脑海响起。

陆乾眼前开始闪过诸般画面。

大罗圣地,斩杀云霄子等人的画面。

提着皇甫无天送到天道少女手上的画面。

西山刑场,扔下斩首令牌,斩杀司马晏,叶隐的画面。

天香阁中一巴掌震碎宁玉泽穴窍的画面。

……

最终,画面定格在他招出战神傀儡,一拳打飞啸日魔,远处柳文叙用金索绑住一众无极天盗大盗的一瞬间。

“月底结算开始……结算完成。”

“恭喜宿主获得九十八万三千六百二十二点侠义值。”

“达成成就:百万侠义值。”

“系统更新中……更新完成。”

“请神上身功能已开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