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婉蓉肆无忌惮地在别墅庄园当中横冲着,浑身弥漫着浓浓的杀机,仿佛厉鬼一样寻找着萧家人。

一路上,留下了一具具萧家保镖的尸体。

这些保镖的实力在后天三段到四段之前,然而在混元境界的郑婉蓉面前,简直是不堪一击,可以说是擦边就死!

“敢来萧家闹事,找死!”

这个时候,听见动静,保镖队长庞铭带人冲了出来。

庞明身上散发着强大的先天气息,见到郑婉蓉脚下的同伴尸体之后,整个人怒发冲冠。

“找死?哈哈哈,我最不害怕的就是死!”

“就凭们这些垃圾,也想杀我?”

郑婉蓉看着冲着怒目而视的庞铭等人,猖狂地大笑了几声,携带着浓浓的怨气和戾气杀了过去。

蓬!蓬!蓬……

噗!

只见包括庞铭在内,几名庄园内的保镖纷纷倒飞了出去。

清甜文静美女咖啡馆文艺写真

其他人无比一命呜呼,甚至有人被郑婉蓉一掌拍中,整个身体都爆裂开来。

庞铭落地之后,也是七窍流血,身受重伤,堪堪还留有一口气。

郑婉蓉脸上泛着狰狞的冷笑,一步一步走到庞铭身边,抓着庞铭的头发直接把他硬生生地提了起来。

庞铭痛苦的表情扭曲,一脸惊骇地看着面前这虽然漂亮,但让人感觉如同厉鬼般的女人。

“……是什么……人?”

庞铭断续开口问道。

“萧万山一家,是还住在这里吧?”

郑婉蓉森然问道。

庞铭听见此问,眼神闪烁了一下,看着郑婉蓉咧了咧嘴:“什么萧万山?我……不知道!”

“不知道?那死吧!”

郑婉蓉厉声道。

“住手!”

就在此时,一声暴喝响了起来。

正要对庞铭下杀手的郑婉蓉,听见这个声音,整个人的身躯一震,猛然转头看去。

只见萧万山、沈茹云、萧诗韵以及祝泰和乔治,都急速赶了过来。

看着庄园当中那些保镖的尸体,以及被郑婉蓉拎在手里,仿佛奄奄一息的庞铭,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沉。

而郑婉蓉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,以及属于混元高手的恐怖气息,更是让所有人心生惶恐。

“萧万山!”

郑婉蓉见到萧万山,眼神顿时如同毒蛇般盯着对方,咬牙切齿道。

下一秒,她看向沈茹云,双目当中更是露出浓浓的嫉妒和恨意。

“萧总,走!们……走!”

庞铭此时冲萧万山等人吼道。

他如今也是先天高手,但在郑婉蓉面前却没有任何反抗之力。

庞铭可以肯定,这庄园内的所有人加在一起,也不可能是郑婉蓉的对手。

“郑婉蓉,想怎么样?放开庞铭再说。”

萧万山表情沉凝道。

“想怎么样?哈哈哈,萧万山,没想到我还活着吧?”

郑婉蓉病态地笑了起来,眼神当中的恨意仿佛要喷涌而出。

“什么意思?我不是给了们母子一笔钱,让们出国好好生活么?什么叫我没想到还活着?”

萧万山带着一抹惊疑不定和愤怒问道,只感觉郑婉蓉真的是一个恩将仇报的女人。

他们母子筹划害自己和女儿,自己那次放过了他们。

如今,这女人竟然跑到萧家,大开杀戒?

还扬言要杀他全家?简直丧心病狂到了极点。

沈茹云瞪着郑婉蓉,冷声质问道:“这个女人要干什么?我老公不但放过了们母子,还给了们一笔钱,为什么还要来纠缠?”

听见这话,郑婉蓉表情扭曲地笑了笑:“纠缠?错!我是来杀们全家的!给我们一笔钱,让我们好好生活?哈哈哈,真是笑话!”

“前脚给我们钱,后脚就让女婿楚烈杀我和念山!萧万山,真是够阴险毒辣的!”

话音落下,萧万山却是不禁愣了一下:“什么?我什么时候让小烈杀们了?”

“还不承认?”

郑婉蓉冷笑。

萧万山眼神闪烁了几下,心里顿时有了猜测。

应该,是小烈怕留有后患,所以没经过自己的同意,想要为自己和萧家斩草除根。

不过,郑婉蓉竟是没有死成么?

今时今日,竟然成了这么可怕的一个祸患。

“怎么,无话可说了,是吗?”

郑婉蓉看着萧万山那不断变换的脸色,嘲弄而怨恨地问道。

萧万山深吸了一口气,看着此时如同复仇怨灵般的郑婉蓉,口气带着一丝恳求道:“是我对不起,不过我们之间的事,跟其他人没有关系!对我要杀要剐,还是想要折磨泄恨,我都不会反抗!

只求……不要牵连别人!”

听见这话,郑婉蓉看向沈茹云和萧诗韵,眼神里的戾气仿佛更重了。

那股嫉恨之意,蹭蹭地窜了上来。

在她看来,这么多年来,萧万山身边的女人应该是自己才对。

她从没考虑过自己才是那个第三者,只认为是沈茹云,占了她的位置,抢了她的男人。

而萧诗韵这个小贱人,更是抢了自己儿子的福气。

自己儿子郑念山,才应该是萧家的少爷才对!

“哈哈哈哈,萧万山!自己死到临头了,还惦记着老婆和女儿呢?既然们感情这么深,那我就送们一起上路!”

“一家人,整整齐齐,多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