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卫10,好象是华夏第一种成功出口的小口径民用步枪,15发弹匣供弹,50米散布能控制在5公分之内。

性能是不错,但样子丑得都有点让人无语!

真不知道那个矿主当初怎么想的,买这玩意打兔子:按照关兴权的猜测,可能是因为弹药够便宜,相比12号猎枪弹弹弹弹,小口径运动步枪弹要廉价的多。

至于枪支本身的价格,几年前华夏国内卖三四百,出口的就算加上经销商利润,估计也就100多美元打死了。

枪上还有个添加的小型25倍的瞄准镜,也不知道哪国生产的,之前关兴权试过,归零距离50米,指向精确性调试得不错。

敞篷的英吉普,至少20年前的货色,但照样跑得欢。

很快跑出几公里,之前用大型拖拉机操作的农田野草还不多,车子一路开过去,冷不丁就会有野兔窜出来。

停车,开枪!

打-飞机,子弹天晓得飞哪去了。

连着两个机会,张楠都打掉了一个弹匣的子弹,连兔子毛都没打下来一根。

火了!

“该带双管来,这玩意不好使!”

清纯连体泳衣小美女泳池边玩水图片

牢骚发发,但也就到这为止。

连张楠都知道,兔子不是这么打的,要步行才可以,不然就是高射炮打蚊子。

其实也是张楠枪法不行的原因,可比不得关老大几个。

开车的扎克刚想起动汽车,一只兔子突然从三四十米外的一处小草丛里窜出来,斜着往前跑。

坐在张楠边上的关兴权端起手里的56冲,同时已经拉动枪栓上膛。

“砰”的一声,远处的野兔整个跳了起来。

卸弹匣,拉枪栓、接子弹,重新装进弹匣,再一气呵成装回枪身。

不用说,那只兔子完蛋了。

在这个距离上被43弹击中了脑袋,还是穿透力比苏联绿壳弹大得多的华夏产覆铜钢壳弹。

别说兔子,连大象都得完蛋!

从车上下来,走一段就看到了那只倒霉的兔子。

脑袋缺了半个,连着一只耳朵也不知飞哪去了:它运气不好,钻出来的位置地势稍微高点,差不多和关老大的枪口持平。

子弹巨大的冲击力敲掉了脑壳、撕飞了耳朵,所以张楠看到的是兔子似乎是被子弹“打得跳了起来”,其实是被子弹巨大的冲击力抛起来一截。

“这兔子长得也太难看了!”

阿廖沙随口一说:不是因为脑袋只剩一半的问题,而是这兔子的“身材比例”不好看,完没有华夏野兔或家兔的那种圆润感。

这个头还不小,长得“粗枝大叶”的。

张楠用手里的枪头播弄了一下地上的野兔,道:“这应该是非洲草原野兔,华夏的野兔体型相对较小,这种非洲草原野兔体型相对粗旷得多,据说适应能力非常强。

我记得有本书上说,这物种体型的差异可能和环境有关系,在华夏大部分地区,这野兔常年能找到的食物相对比较丰富,但是天敌也多,个体较小应该是利于躲藏。

非洲这边草原植被季节变化明显,野兔生存环境恶劣,个体大一点大概有利于防卫……”

扎克下车,想着把兔子丢车里,但被关兴权制止了。

“算了,都是跳蚤,这死兔子一丢,跳蚤满车都是。

再说现在夏天,寄生虫太多。”

跳蚤这事扎克知道:这动物一死,身上的跳蚤不用多长时间就会离开动物的尸体、四下到处寻找新的宿主。

但扎克还真没在夏季狩猎过,在美国夏季是禁猎的。

张楠掏出烟盒,自顾自抽一根:其他人压根不抽烟。

抽了两口道:“扎克,这里是高原,虽然海拔也就1500不到,但还是高原。

关哥他们在老家的时候,这华夏西部的高原上也到处是兔子,但关哥几个从来不吃夏天的野兔。

不然扒了兔子皮,都可能让你浑身不舒服……”

张楠没这种经验,但以前姐夫说过很多次:野兔,那必须要红烧彻底煮熟、烧透、煮烂!

还得是冷天的野兔才能吃,不然扒了皮,都能看到皮下脂肪和肉里有寄生虫在动!

想想都不寒而栗!

不过很奇妙,到了冬季那些寄生虫似乎就消失了,至少是看不见了……

冬季的野味才好吃,有没有寄生虫不知道,至少心理上相对能够接受。

野兔不是保护动物,一个不留神数量还会爆发,特别是在农垦区,因为天敌少了。

张楠这趟来打兔子就是为了好玩,不为吃,就为个乐子。

这一带的地底下都是钻石冲积矿层,上头的一切野生动物到时候要么搬家,要么在若干年后被彻底杀绝。

还好,矿区范围内连只羚羊都看不见,等铁丝网阵连起来,矿区范围里估计也就会剩下点野兔和野猫。

而那些小动物如果要搬家,还是能从铁丝网下边钻走的。

铁丝网就是个警告,不是围墙。

当世界都知道这个巨大的超级矿区的情况后,别说铁丝网和围墙,地雷阵能不能挡住窥觑者都是个问题。

安得靠人,而不是单靠铁丝网。

留着兔子在荒废的农田里,自然会有小型的食肉动物来处理。

正准备开车离开,车上的报话机传来呼叫。

是项章生在呼叫张楠,喇叭里说的是方言。

拿起报话机,按下通话键。

“我是张楠,章生,什么事?”

“老板,你最好到一号工地这来一趟,我们有点发现。”

在津巴布韦,这剡县方言算是超级密码,这项章生还搞得神神秘秘的,一定是有情况。

“明白,我在两三公里外,马上就到。”

放下报话机,这一上车,一旁的关兴权就对开车的扎克道:“去一号工地。”

一号工地,那是将来的选矿场,为了不占钻石矿冲积层的地方,先期的地质勘查员把地方放在了矿区靠西边矮山的位置。

那里有快两三万平方米的位置地底土层下都是普通的花岗岩,一边还有条小河,用来建造选矿厂正好。

而且距离生活区也有个三四百米,还有片树林隔开,噪音污染小。

车子一到工地,看到一台360的大型挖掘机附近站着好几个工程队的人,是华夏来的伙计。

“什么情况?”

张楠一下车就问。

项章生拉着人就往前边走,贴着山脚了。

“挖了个山洞出来,有人为的痕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