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蔓一听妈妈不让她那样跟爸爸说,不由急道:“那你让我怎么说,我现在就是这个打算。妈,我跟你说,我已经拿到绿卡了,再过五年我就可以申请加入米国国籍变成米国公民了,然后我就可以帮你们申请移民,你们就可以很快拿到绿卡。到时候我们也能一起生活,我给你们养老,你们真的不用担心。”

妈妈没想过离开这里,这里虽然不是自己的老家,可也在此生活了几十年了,更别说去一个陌生的国度,“可是我们又不会英语,住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多难受啊?”

“嘉州有很多会说华文的华国人,你们根本不用担心的,我给你们找伴。。行吧?而且拿了绿卡,你们可以随意出入华米边境,不用考虑签证的问题了,到时候没有什么出入限制,你们来去自由,一年里头完可以米国住半年,华国住半年。”

曹妈妈觉得女儿还是考虑地太简单,“飞来飞去,那多浪费钱,飞机票那么贵。”

“我就是打个比喻而已,你们完可以在米国住上两三年,然后回来探次亲住三个月半年的,然后再回去。说起来也好听啊,说你们跟着女儿移民到米国去了,多好听,我爸不是爱面子吗?你就这么帮我劝劝他。”

“我想起来了,媛媛她们不是说绿卡很难拿吗,你怎么就拿到了?不会是骗我吧?”

“我骗你干什么?我不是读博士嘛。 。博士是特殊人才呀,我比他们申请绿卡更容易一些。”

曹蔓从钱包里翻出绿卡,递给妈妈看,“你看,这是我的绿卡。”

“这就是绿卡?怎么不绿呢?一毕业就能拿到?不会是……?”糊弄一词,曹妈妈说不出口。

“申请绿卡当然不是这么容易了,我需要发表好几篇论文,而且还需要是高质量的论文才行,你们总是说我暑假也不去打工,像媛媛一样挣钱,我如果不一心写论文的话,绿卡也不会这么早拿到的。”

看着妈妈怀疑的眼神,曹蔓接着解释:“绿卡只是华国人的叫法而已。彩云飞天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那是因为以前的绿卡颜色发绿,现在早就不绿了,它真正的名字叫永久居民卡。”

“哦,我们也不懂。”

早安唯美女生静静地听音乐

“到家后别到袁叔他们那儿特意提我拿到绿卡这事,媛媛他们可能还需要好几年才能拿到绿卡呢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下车的时候,出租车司机一脸羡慕的对曹妈妈说:“大姐,你可真有福气,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儿,都在国外博士毕业了,这么能干,眼看着你跟大哥就能到米国去跟着女儿享福了,这也太让人羡慕了。你女儿是当年一起考上青大的俩女孩子中的曹蔓吧?我女儿说现在他们班主任经常拿她们俩当榜样来激励孩子们。真有本事!晚上回家我就告诉我女儿,啧啧,已经博士毕业了,还拿到绿卡了。”…,

一句话夸得曹妈妈心里也美滋滋的,女儿确实很能干,还是回去好好跟丈夫商量商量吧。

曹定国下班回来的时候,曹蔓和妈妈已经把晚饭做好了,母女两个正坐在餐桌旁聊天等着他。

“爸,你回来了,赶紧过来吃饭。”

“蔓蔓,路上还顺利吧?在燕京那几天都干嘛了,让你妈妈和我盼星星盼月亮地,今天才把你盼回来。”

“我这不是三年没回来了嘛,上次回国也是匆匆忙忙的,我好多同学已经五年没有见过了,所以这次他们都想见见我,了解一下我在米国的生活和研究情况,我也顺便了解一下国内的研究水平,我还需要在燕京买一些给亲戚的礼品,就在燕京逛了逛,毕竟燕京的好东西挺多的,一是觉得在米国买小礼品也不太实惠。。二是我也没那么多钱了。”

“那你的钱够不够花?”邓天凤关心地问。

“钱是够花了,就是攒不下几个钱了。”曹蔓心想这个暑假可千万不要再打我的主意,让我掏什么钱资助什么人,我先把路堵上,实在是没办法打肿脸充胖子。

“嗯,先坐下吃饭,吃饭,饭都快凉了。”邓天凤催促他们。

“蔓蔓,你多吃点儿,人家都说米国生活好,可是看你现在瘦得,一点儿都没长胖不说,更瘦了,下巴都尖了。”曹妈妈一脸的心疼,一边说一边往曹蔓的碗里夹菜。

“蔓蔓,这次回来准备在家呆几天?”曹爸爸问道。

“我八月十四号开始上班,但是需要提前几天回去准备准备,所以买了八月十号的回程票。 。不过我需要路过燕京的时候替袁媛捎些东西回去,所以至少需要提前一天回到燕京。”

“这次时间挺长的,你就可以跟着你妈走走亲戚了。”

“蔓蔓,我好多年没回你外婆家了,陪妈妈回去一趟?”

“好。”外婆家对曹蔓来说遥远而陌生,不过这要求自己尽量满足妈妈吧。

曹定国表示:“回来后,到乡下住几天,陪陪你爷爷奶奶。”

“好。”曹蔓乖巧地答应,既然做好了将来不怎么回来的打算,去看看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,陪陪他们都是应该的。

“这个周六,你二叔二婶、怀斌两口子、怀杰他们都会过来,咱们好好聚聚,你二婶现在在长安卖工艺品。”

“嗯。”曹蔓犹豫了一下。彩云飞天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还是问出了口,“谁在老家照顾我爷爷奶奶?”

“你二叔在家照顾他们,他还种着你三叔他们家的地。”

三叔三婶带着堂妹出去打工了,估计已经落户在那边不会回来了,她很少看见他们一家,以前只有堂妹一直跟着她自己的外公外婆,每年春节还见过,对于这个同样不受爷爷奶奶待见的小丫头,她莫名感到亲切。

目前估计爷爷奶奶不仅帮忙干农活,还要给二叔做三餐饭,谁照顾谁还真说不定,不过她也不想纠结这些事情,“那他一个人种那么多地,肯定挺辛苦的。”

“是啊,也五十多岁的人了。”

“我二婶不是在家开门市部么?怎么跑长安去了?”

“家里能有几个人买东西?一个月挣不了几个钱,她现在在那边摆摊卖工艺品,据说生意还不错。”

,